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ds视讯 > 地雷战器材 >

地雷战地道战“发明专利”属将军王耀南创造这两种战术 任影片军

归档日期:06-05       文本归类:地雷战器材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原标题:地雷战地道战“发明专利”属将军王耀南,创造这两种战术 任影片军事顾问

  提起老电影《地雷战》、《地道战》,人们都知道这是上世纪60年代初由八一电影制片厂拍摄的两部红色经典影片。但是,你可知道担任该片军事顾问,并负责指导拍摄的人是谁吗?他就是原安源煤矿工人、时任解放军工程兵司令部副参谋长的王耀南将军。

  2013年7月30日,记者在萍乡市安源纪念馆意外见到几张有关萍乡籍将军王耀南与地雷战、地道战的老照片。这几张摄于抗战时期的老照片为何数十年后仍吸引着人们的关注呢?萍乡市委党校教授、萍乡市党史学会副会长黄爱国披露,王耀南将军不仅是地雷战、地道战主要创造者,同时还负责指导拍摄并担任了《地雷战》、《地道战》两部红色经典影片的军事顾问。

  据黄爱国介:王耀南将军是萍乡上栗人,是我军工兵事业的奠基人之一,1910年生于江西省萍乡县上栗镇。他一家三代都有是安源矿工。祖父在矿上干了几十年,最后在一次瓦斯爆炸中惨死在井下。

  他10岁时在安源煤矿当童工,随父亲在井下学会爆破技术。耀南10岁就在安源煤矿当童工,跟随父亲在井下学爆破,每天劳动十几个小时,还是过着饥寒交迫的生活。这门技术在他长期革命事业中派上了大用场。长征时,他为红军前进扫平障碍做出了重大贡献,曾被誉为“工兵专家”。

  1921年中国成立后不久,毛-泽东、刘-少奇、李-立三等老一辈革命家来安源发动和领导路矿工人革命运动。童年的王耀南受到革命熏陶,参加了安源路矿工人俱乐部领导的儿童团。此后,王耀南除下井做工外,积极参加革命活动,如为工人开会把风放哨、为俱乐部传递消息、散发传单等,很快成为安源工人运动的重要骨干。1927年8月,年仅17岁的王耀南加入了中国青年团。同年9月,他和60余名安源矿工组成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第二团爆破队,参加了毛-泽东发动和领导的湘赣边界秋收起义,跟随毛-泽东上井冈山。

  在中央苏区,他曾参与红军工兵部队的创建。在二万五千里长征途中,他率工兵连逢山开路、遇水架桥.1934年10月,他在江西于都亲自指挥架设长征路上第一桥。1935年1月,中央主力红军三渡赤水之后,根据毛--泽东的指示,王耀南率工兵连赶回渡口留守,控制、检修、加固浮桥,以备主力部队四渡赤水。在两个多月中,王耀南指挥工兵连克服种种困难,架起十余座桥,获全军通令嘉奖,被毛--泽东誉为“工兵专家”。红一方面军长征路上经过22条大河,均由王耀南担任渡河现场总指挥。红军总参谋长曾经风趣地对毛-泽东说:“只要王耀南有烟抽,红军没有过不去的坡;只要王耀南有酒喝,红军没有过不去的河。”

  抗日战争时期,王耀南创造了地雷战、地道战等对敌战术。早在1934年第五次反围剿开始时,王耀南就提出用竹筒等就便器材做地雷迟滞敌人进攻的构想。在抗日战争中,他最早提出用铸铁、瓦罐、石头等物质做地雷壳,创造并完善了从造雷、埋雷、引雷起爆,到反探测雷、反挖雷、保护自己布设雷场等一系列工作,并完成了把制式地雷发展到老百姓造土地雷的过渡。针对日军工兵扫雷,他发明了用马尾、自行车内胎、老鼠夹子等材料做地雷绊索等方法迷惑敌工兵;发明了反工兵探测的化学雷。

  王耀南提出用电打火的办法,将起爆装置和地雷分开一段距离,使地雷只炸日军,不炸误入雷区的老百姓。他还通过军区发出训令:只有当确实看到日军的行动方向才能安装地雷的击发装置。这是地雷战战术非常重要的一条,解决了误炸自己人的问题,即家喻户晓的“不见鬼子不挂弦”。

  1941年2月,八路军副总司令彭-德怀批准王耀南大规模使用地雷、开展地雷战的作战方案,并组织工厂研制和大量生产土地雷、滚雷等土装备。彭-德怀指示他在晋察冀根据地周边推广“地雷战”,牵制日军对根据地的进攻。王耀南奉命领导当地军 民巧摆地雷阵,用子母雷、连环雷 、钉子雷、碎石雷、铁夹子雷、头发 丝雷等各种各样的土造地雷打击敌人 。

  就在王耀南在晋察冀边区大力推广“地雷战”的时候,日军反复对冀中平原进行扫荡,并在广大平原地区构筑大量碉堡,修建网状公路,封锁所有通道。冀中形势非常严峻。冀中军区和党委要求将机关和大部队撤往太行山区,但彭--德怀不同意。他认为:撤出冀中平原,再想返回几乎不可能,没有批准撤出冀中的报告。王耀南在冀中军区深入调查研究后,提出了“地道战”战术,即利用村落改造地形,把村民已经在地下连通的菜窖、蛤蟆蹲(小地道)进行改造,将这些只能藏人的原始地下通道,改造成可以防毒,防水,防挖,可以藏,可以打,村内村外联成一片的战斗地道。“地道战”解决了平原地区军民打、藏、养的问题。增强了冀中党委、军区执行八路军总部和中共-中央坚持冀中根据地指示的信心。1941年3月20日,冀中党委、军区下达命令,号召全区军民挖地道,改造村庄。在冀中大力推广“地道战”,从而使平原敌后的抗日斗争得以持久稳固的发展壮大。

  上世纪60年代初,根据解放军总参谋部的指示,王耀南组织作家和艺术家将抗日战争中的“地雷战”和“地道战”的战例改编成有故事情节的军事教学片。他在影片中担任领导小组组长、军事顾问、军事指导。

  在拍摄《地雷战》时,王耀南在山东省海阳县向老民兵们传授反工兵的经验,教他们制造水雷和定时雷的方法,讲授抗日战争中“地雷战”的成功战例。影片中的所有情节都取之于当年的实际战斗,由于受影片长度的限制,还有许多故事没有得到反映,但人民战争的基本思想得到了体现。1962年,由八一电影制片厂拍摄的影片《地雷战》在全国上映后,受到广大观众的喜爱和欢迎。但副主席徐-向前向王耀南指出了该片的不足。他说:“你这个工兵专家的作用到哪里去了,几个老百姓怎么能搞出地雷战呢?”

  1963年,总参首长下令拍摄电影《地道战》。编剧人员接受任务后,立即深入冀中平原采访。但是因为种种原因,一直到1965年3月,经两次审查,剧本仍然没有通过。总参首长说,剧本不成,你们八一厂自己写吧,5月20日开拍,年底必须完成,等于就是军委的军令状了。关键时刻,杨成武将军送来了他当年写的一份有关地道战的总结,并推荐编剧人员采访“地道战”的创造者王耀南将军。王耀南向他们讲述了地道战产生、发展的过程,而且还讲到了当年冀中平原地道的设施,如驴槽口、锅灶口等,这让编剧人员兴奋不已。他们感到这些地道设施既真实又形象,正是丰富《地道战》剧本内容的好素材。这就是我们后来在银幕上看到的地道中的陷阱、封闭板、转弯处的枪眼、能防抓的出口、墙壁炕上的隐蔽口、各种方向的翻口等等。

  经过反复审查修改,电影《地道战》终于在1965年5月20日正式开机。王耀南担任该片军事顾问。他不辞劳苦,多次冒着酷暑,亲临现场指挥拍摄。在有关各方的通力协助下,电影《地道战》于同年9月封镜,12月30日出拷贝,1966年1月1日正式上映。

  王耀南将军之子王太和告诉记者,父亲于1983年7月去世,次年清明节家人将其骨灰安葬在安源纪念馆。

  王太和回忆,1966年1月3日和4日,王耀南邀请徐向-前、陈-毅元帅和谭--震林、李-富春副总理及数十位将军观看电影《地道战》。他们对王耀南为拍摄该片所付出的辛勤劳动予以高度评价。说:“这次《地道战》拍的不错,教育意义很大,思想性很高,毛主席思想体现的很明确,形象地说明了主席思想的胜利。”陈毅说:“王耀南这部片子拍得不错。地道战、地雷战是人民战争的一部分,将来同帝国主义打,我们还是用人民战争。我们等美帝来,等得头发都发白了。他最好早点来,我们是有办法消灭他们的。”国家领导人将此片送给朝鲜、阿尔巴尼亚、古巴、越南、老挝、柬埔寨、蒙古、南斯拉夫等国家。王耀南亲自向越南、朝鲜、阿尔巴尼亚等国驻华大使、武官及这些国家的国防部、总参谋部相关官员讲解影片的历史背景和现实意义。

  王耀南向中-共中央办公厅陈述自己的意见说:“《地雷战》、《地道战》影片是贯彻毛主席人民战争思想和《论持久战》精神的,是抗日战争时期真实战例的汇编。”“影片是我组织指挥拍摄的,是工程兵部队和民兵进行训练的军事教材,不是故事片,与作家、演职员没有关系。”电影《地雷战》和《地道战》在“”时期也没有停止放映,成为一部百看不厌、经久不衰的好影片。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本文链接:http://petesherbs.com/dileizhanqicai/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