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ds视讯 > 地雷战器材 >

红色故事 地雷战显神威

归档日期:06-19       文本归类:地雷战器材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自2月26日“远大化工杯”乐平红色革命故事征集活动启动以来,受到各界人士关注,纷纷踊跃投稿。今日起,《乐平之窗》将陆续进行刊登。同时,希望大家继续积极搜集整理,踊跃投稿。

  乐平市东南山区有一个小村庄叫篁坞。1927年9月27日,方志敏从德兴转移到篁坞一边养病,一边向群众宣传革命道理,号召人民团结起来坚持革命,在这里秘密活动了43天,培养革命骨干三、四十人。这事后来被传了出去,靖卫团对此恨之入骨,曾经多次疯狂出动兵力进攻篁坞,妄图夷平这个赤色山村。

  篁坞村群山环抱,险峰兀立,峡谷中仅有一条羊肠小径,是连接乐平、德兴两地的咽喉要道。为保卫赣东北根据地,篁坞人民在党的领导下,在没有钢枪、子弹的艰苦环境里,巧妙地运用地雷战,配以竹尖、梭镖、鸟铳等简陋武器,坚持了六年艰苦卓绝的斗争,打得敌人闻风丧胆。击破了敌人的多次“围剿”,卡断了敌人从乐平到德兴的咽喉,为巩固赣东北根据地,做出了重要贡献。

  1931年8月的一个夜晚,离篁坞十里地的南港靖卫团向篁坞悄悄摸来,领头的是靖卫团团总董书良,这个无恶不作的大恶霸,嗜吸鸦片烟,人们送他一个外号—“乌烟鬼”。此时已是下半夜,群山沉寂,万籁俱静,一钩残月在乌云里时隐时现。“快点!别弄出枪声。”“乌烟鬼”挥着盒子枪,龇着被鸦片烟熏得焦黄的大板牙,催促着团丁们。

  为了拔掉这颗“眼中钉”,“乌烟鬼”不但损失了不少人马,甚至自己也差点搭上老命。每想起这些,他心中总忍不住窝着一股无名火,从此,他望着隐约可见的酣睡中的山村,黄瓜似的脸上露出一丝狞笑。“今天老子要叫篁坞化成灰!”他得意洋洋地喃喃自语。七八十个团丁喘着粗气在山路上笨拙地爬行,山越来越陡,路越来越窄。突然,“轰”的一声巨响,冲破了夜空的沉寂,震得山摇地动。 “怎么回事?”“乌烟鬼”心惊肉跳地问。

  “报告团……团总!走在最前面的一个弟兄绊到挨丝雷,炸……炸死了!”一群团丁龟缩着脑袋,拔腿要往回逃。

  “,给我冲上去!”“乌烟鬼”挥舞着盒子枪嚎叫着。他话音刚落,猛然又听得晴天霹雳般一声大吼:“打!”紧接着“轰”的一声,藏在山林中的松树炮,在敌群中开了花,敌人顿时乱了阵脚,一个个到处乱窜,自顾逃命,“轰!轰轰!”七、八个敌人逃命时又踩响了地雷,山野里硝烟弥漫,尸骸狼藉。

  原来,篁坞村赤卫队早有准备,在半路上摆开了地雷阵,等着“迎接”他们呢。刚才发出“打”的命令的,就是村赤卫队长童仁文,他看上去30来岁,身材高大,粗手宽肩,紫铜色的脸上神色坚毅。这时,他盯着乱作一团的敌人,又下达了放鸟铳的命令。刹时,雨点般的弹丸向敌群中飞去。

  “乌烟鬼”被这突如其来的打击,吓得目瞪口呆,不知所措,正要逃跑时,山上的鸟铳却突然停止了射击,群山又恢复了寂静。“乌烟鬼”不知是计,狞笑着对团丁狂叫: “弟兄们,地雷炸完了,火药也没了,上山抓活的呀!抓住一个赏20块大洋!”说着就领着团丁往山上冲。

  赤卫队员隐蔽在山林里,目不转睛地盯着越来越近的敌人,一个、两个……一群敌人陆陆续续进入了雷区。 “拉!”童仁文低声命令。 “轰!轰轰!”又是几声震天动地的巨响,一群匪徒接二连三地倒在血泊里。余下的人连滚带爬,四处逃窜。

  “乌烟鬼”一看情况不妙,只好急忙如狼嚎叫: “撤!快给我撤!”接着,他自己带头往南港老巢撒腿就跑。匪徒们屁滚尿流地刚逃到南港桥头,正想喘一口气,猛又听得“轰!轰!”两声巨响,好几个敌人又被请回了老家。这时“乌烟鬼”的帽子也被气浪冲落在地下,骨碌碌打滚,吓得这个“团总”趴在地上,半天没回过神来。原来,他们又踩响了赤卫队给他们准备的“送行礼”—断后雷。

  1932年春,反动派纠集了四个整编师向赣东北根据地又一次进行疯狂的“围剿”。为了拔掉篁坞这个钉子,打开通向赤区的通道,派了55师一个姓何的营长带领两百匪兵,驻扎在南港。

  上次“清剿”惨败,“乌烟鬼”又惊又怕,一病不起,一闭上眼睛,就觉得斗大的地雷纷纷在他脚下爆炸,吓得他胆颤心惊,几个月来小门不敢迈,大门不敢出,这回见来了一营正规“中央军”,“乌烟鬼”好似有了靠山,胆子又壮起来了。

  “不拔掉篁坞这个钉子,我董某人死不瞑目!”“乌烟鬼”唾沫四溅,恨得咬牙切齿。“小小篁坞,弹丸之地,几个毛匪不在话下!”敌营长显得十分自信。“乌烟鬼”赶紧掐媚地说:“全仗何营长了,全仗何营长了!”这两条毒蛇凑在一起,想出了一个恶毒的“清剿”计划。

  一天凌晨,雾锁千嶂,对面望不见人影。两人带着100多匪徒,由奸细韩承清领路,抄小路直奔篁坞而来。当赤卫队发现敌情时,敌人已到了村口,赤卫队长童仁文带领群众迅速向后山转移,同时命令地雷队长汪白火带领地雷队掩护群众撤退。敌人紧追不舍,飞弹像雨点一样向他们射来,地雷队冒着弹雨,在敌人的来路上很快地埋下了十几颗地雷。

  可是,尝够了赤卫队地雷苦头的敌人,这次特地带来了“扫雷器”,这种“扫雷器”是一根两丈多长的长竹竿,一端装着个小铁轮,由十几个匪兵推着开路,地雷一个接一个都被“扫雷器”引爆了,因为隔着两丈多距离,连一个敌人也没炸着。

  “何营长真是神机妙算,才略过人呐!”“乌烟鬼”连任何一个拍马屁的机会也不放过。接着,转身对匪徒们呵斥道:“还呆着干什么?还不赶快给我冲!”

  匪徒像蚂蚁一样往山上涌,眼看就要追上撤退的人群了,赤卫队员汪白火怒目圆睁,咬牙切齿,为了保护全村群众,他拿起一颗地雷“霍”地一声冲了下去,飞速地在敌人来路上埋好,然后,他自己在近旁的草丛里隐藏下来。刚隐蔽好,就见敌人的“扫雷器”滚过来了,眼看地雷又要炸空,怎么办?不能再让敌人的扫雷器引爆这颗刚埋好的地雷,于是他奋不顾身地跃出草丛,使劲抓住扫雷器一拉,把敌人连人带杆拖倒在地,紧接着,汪白火手起刀落,砍翻了一个匪徒。

  匪徒们一时都惊呆了,但当他们发现只是一个赤卫队员时,很快就围了上来,十几条枪对准了汪白火。

  “投降?哼,赤卫队还不知道什么叫投降!”汪白火威风凛凛地挺立在敌人面前,就像一座矗立的铁塔。

  敌人又向他逼近了几步,枪口几乎都抵着了他壮实的身躯。突然汪白火放声大笑:“兔崽子们,你们的末日到了!”不等匪徒们明白过来究竟是怎么回事,汪白火猛地踩断了脚下的雷弦,“轰!”随着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十几个匪徒血肉横飞,全都见了阎王。敌人被炸得魂飞魄散,纷纷抱头鼠窜……

  赤卫队员汪周圹不顾一切地把躺在血泊中的汪白火背上了山。青松树下,乡亲们望着满身鲜血的汪白火,悲痛万分。汪白火从昏迷中醒过来,微微睁开了失神的眼睛,啊,他看见了乡亲们,看到了迎风招展的红旗。

  他挣扎着断断续续地说:“……同志们……革命……到底!”说完,闭上了双眼。烈士的脸上,露出一丝安详而欣慰的笑纹。乡亲们含着热泪,掩埋了烈士的遗体,转入了深山。

  匪徒们搜了半天,也不见赤卫队的踪影,敌营长气得满脸的横肉挤成了一团。他羞恼成怒,带领匪徒疯狗似地冲进村里,凶神恶煞似地狂叫:“烧!给我统统烧光!” 顿时,全村火光冲天,整个村庄被火海吞噬了。

  敌人的烧杀掠掳,不但没能使篁坞人民屈服,相反,更激起了他们对敌人的满腔仇恨。赤卫队长童仁文带领赤卫队员和全村群众转移到深山,坚持斗争。在那艰苦的日子里,童仁文永远不会忘记方志敏同志的亲切教诲。一年前,他到赣东北苏维埃政府所在地---横峰葛源镇汇报工作时,方志敏亲切接见他时的情景。方志敏同志语重心长地对他说:“随着革命的深入,反革命“围剿”一定会更加疯狂,斗争会更加残酷,我们要学习井冈山斗争的经验,运用毛委员提出‘敌进我退、敌驻我扰、敌疲我打、敌退我追’的十六字方针,充分发挥游击战的威力,灵活打击敌人,消灭敌人。”想到这里,童仁文浑身上下增添了无穷的力量,他拿出方志敏主席赠送给他的毛委员写的《井冈山的斗争》,领着大伙学一遍又一遍。夜已深了,但松脂的红火光仍把茅棚照得通亮,把人们的脸照得通红,把大伙的心照得透亮。

  1933年夏天,篁坞的乡亲们在极其艰苦的环境里辛勤耕耘的稻谷成熟了,黄澄澄的稻穗迎风摇摆,阵阵飘香。驻扎在南港据点里的敌人望着满畈金灿灿的稻谷,垂涎三尺。一天,敌营长带着匪兵和靖卫团丁200多人,倾巢出动,妄图抢夺满畈的稻谷。

  气势汹汹的抢粮队拎着麻袋,挑着谷箩,朝篁坞涌来。正走着,只见前面几颗大树横七竖八挡住了去路。“搬开!”敌营长命令道。几个匪徒跳上前,伸手刚一挪,猛听得“轰隆隆”一声巨响,埋在树干底下的地雷开了花,两个匪兵即刻归了天。原来赤卫队侦察员早就侦察到了敌人抢粮的确切情报,摆好了阵势“迎接”他们呢。

  敌营长气急败坏地逼着扫雷兵在前面开路。扫雷兵手持扫雷器,猫着腰。战战兢兢地推着前进,突然,“轰”的一声,一颗地雷又炸响了,两个扫雷兵应声倒地,这是赤卫队员想出的一个专门对付敌人扫雷的巧妙办法。他们把雷弦牵在地雷前面两丈多远的地方,扫雷器碰断了前面的雷弦,地雷却在扫雷的敌人脚下开了花。

  扫雷“法宝”失了灵,吓得敌人魂飞魄散,几个扫雷的工兵扔下扫雷器,扭头就跑。“谁敢后退一步,我毙了他!,继续往前冲!”敌营长像输红了脸的赌棍,吆喝着匪兵。匪兵们在手枪威逼下,一个个提心吊胆,一步三停地往前捱。好半天,匪徒们才到了篁坞村前的田畈上,只见田畈当中丢下几口禾斛,里面堆满了金黄色的稻谷,看样子像是刚打下来的还没来得及运走。

  “哈哈!总算给老子找到了,装!”敌营长喜出望外,脸上的横肉乐得直打颤。他命令匪兵说。几个匪兵蜂拥而上,刚伸手扒谷,“轰”的一声—赤卫队的谷雷又炸响了。谷子夹着匪兵的肉像下雨一样四处横飞,炸得匪兵们眼睛也睁不开。敌人好似烟熏火燎的马蜂群慌不择路,四散逃命。只听得“轰!轰轰!”接二连三震天动地巨响,逃命的敌人接连踩响了埋在田里的“水雷”。敌人没捞到一粒谷子,却丢下了一大片死尸。敌营长呆若木鸡,只好收拾残兵,狼狈窜逃。

  敌营长领着残兵,连滚带爬拼命往据点逃。看看前面不远就是据点,岗楼上的哨兵也隐约可见。这时,他们又热又累,一个个都像是泥猴子。路边恰好有座凉亭,“原地休息!”敌营长上气不接下气地发出命令。说着自己先瘫倒在地上,喘起粗气来。猛抬头,只见亭子旁立着一个穿戴着军官衣帽的稻草人,正耸拉着脑袋,举手投降。他越看越像自己,越看越气,越看越恨,不禁心头火起,霍地从地上跳起来飞起一脚朝稻草人踢去,就在这一瞬间,“轰”的一声巨响,草人雷把这个血债累累的刽子手送到了西天。

  就这样,篁坞赤卫队在严酷的斗争岁月里,采用多种多样的地雷战越打越威风,越打越壮大。1934年,一部分赤卫队员跟着方志敏同志踏上了北上抗日的征途,其余的人在党的领导下,留下来继续坚持革命斗争。这片红色土地,始终保持着鲜红的色彩,放射出夺目的光辉。

本文链接:http://petesherbs.com/dileizhanqicai/8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