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ds视讯 > 地理图 >

相声史线)

归档日期:06-29       文本归类:地理图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相声艺术的研究在20世纪80年代以后越发地细致和深入,尽管以上分类已经被传统理念和新时期相声工作者所认同,但在理论界仍存有异议。有人认为贯口不能与一头沉、子母哏并列,理由是贯口与绕口、倒口以及柳儿具有同样的性质,只是表演技巧之一。但是,《大保镖》的的确确是贯口段子,又是贯口活的开山之作,此后逐渐产生了《八扇屏》《报菜名》《地理图》《夸住宅》《白事会》《水泊梁山》等贯口名段,形成了特殊的相声表演形式。

  一头沉又称“单边”,是指在对口相声表演中,两位演员中的一位为主要叙述者,即逗哏;另一位以对话形式进行辅助,即捧哏。因此,逗哏在说表上所占比例很大,而捧哏话语极少,经常只是“嗯”“啊”“是”等单字。对口相声是从单口相声发展而来的,所以在对口相声诞生伊始,主要是由逗哏讲述故事,捧哏只是以极少的语言给予补充和衬托。随着相声表演实践的增多,捧哏的重要性有了很大提升,已经不再是简单的补充,而是在逗哏讲述故事时,站在观众的角度对逗哏所讲述的故事进行评点、提问或是提出质疑。早期的一头沉相声中,逗哏和捧哏之间的关系比较固定,逗哏是机敏聪慧的智者,捧哏则是迂腐蠢笨的陪衬。这种角色关系显然是受到了唐代参军戏中“苍鹘”和“参军”之间一智一愚、咸淡见义的极大影响。一头沉相声中除了逗哏的说表所占比例甚大外,包袱也多出自逗哏之口,逗哏在表演中明显处于主导地位。但有艺谚云,“三分逗,七分捧”“逗哏是划船的,捧哏是掌舵的”,捧哏的作用也不容低估。看似简单的言辞如“嗯”“是”“啊”“哦”“有这事”“去你的吧”等很随意地顺口搭音,或简单提问,或略微补充,或虚拟人物进入角色,却对逗哏的叙述起到了制约、提示、推进、引领等重要作用,加强了对包袱的铺垫以及与观众的互动。《白事会》《文章会》是这类相声的代表。一头沉的提法来源于20世纪30年代,善于表演单口相声的卢德俊有时会偕自己的徒弟一起表演对口相声。由于徒弟的表演水平有限,捧哏时难以起到制约、提示、推进、引领的作用,就造成了卢德俊表演的对口相声中逗哏分量很重的现象。“重”可作“沉”解,故而有了“一头沉”的说法。

  子母哏是相对于一头沉而言的,也是对口相声中的重要表现形式之一。子母哏是指在对口相声表演中,逗哏和捧哏在说表上所占的比例几乎对等的表现形式。

本文链接:http://petesherbs.com/dilitu/1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