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ds视讯 > 地理图 >

谁能帮我讲解一下相声文章会

归档日期:10-20       文本归类:地理图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有的人评论传统相声总希望找到它(们)的教育价值,似乎这样才会使之堂而皇之地播演于现代的宣传媒体,例如,说《文章会》是讽刺八股文,说《白事会》是讽刺旧社会大办丧事,说《卖五器》是讽刺死抱着祖宗的遗产等等,殊不知这样会使人们侧重于作品的思想性,而忽视其娱乐价值。难倒非得找出来它们的进步意义不可吗?!而且此类评说过于颇牵强附会,我没看出来《文章会》那一点儿讽刺了八股文,只是艺术家自我嘲讽逗你玩儿而已。 《文章会》是段寓庄于谐的佳作,因此亦庄亦谐,温雅隽永。我惊诧于清代后期文艺票友们的深邃的文化底蕴。象《法门寺》贾桂念的诉状,罗松窗和韩小窗的子弟书等就是例子;还有,这段《文章会》,以及《八扇屏》,《批三国》等等,无一不是会开玩笑,而且又有文化的佳作。这些作品之所以流传至今,也说明了它们能不仅仅风行于旧时附庸风雅的清门儿,而且被当今有一定传统文化背景的人们所赏识,靠的是作品本身的特有的魅力。 《文章会》的甲乙是个典型的智叟和愚公型的模式,最后归结到给观众留下了智叟不智,愚公不愚的深刻印象。智叟用了全篇九成半的时间来极力说服愚公(最主要是观众)自己是个智者,而仅仅用了半成的时间来戳穿自己的假面具。就是在这前后截然相反的对比中深化了人们的印象。我喜欢用嘟嘟以前说的落差一词来形容这种变化的效果。在此,先不谈论《愚公移山》里面的两位人物到底谁智谁愚,我只想强调一点,就是《文章会》捧逗双方的层次上的定位是整个作品的纲领。给人的深刻印象不亚于《列子》的那篇古文。 苏文茂和马志存的《文章会》是绝对的不可重复的个人作品。他们说的每一句话都有用,绝无废话。你如果反复欣赏,会越来越觉得他们是花费了很大的气力才能表演到如此的火候的。没有深思熟虑,是绝对没有如此完美的言语配搭,是绝对没有这么强烈的效果的。 马志明和谢天顺的《文章会》与前者有差别。除了铁片儿大鼓《王二姐思夫》的抄袭是最主要的一致以外,没有俗曲《正月探妹》的援引,以及底也是不同。前者以巴(bia 一声)胡撸收底,后者以抄等雇问收底。 马志明本子里加入老舍先生的《骆驼祥子》里面的车场子的内容很有趣,付与作品深刻的时代特色。老人们看见过车夫,年轻的看过电影,谁都不陌生。而苏文茂的段子就没年月儿了,----你知道周蛤蟆当北大校长是那一年?纯粹是艺术家逗你玩儿而已。他姑且言之,你姑且听之,乐之。 妙哉,《文章会》!

本文链接:http://petesherbs.com/dilitu/71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