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ds视讯 > 地理图 >

郭德纲弟子打人事件起连锁反应 德云社众叛亲离

归档日期:11-27       文本归类:地理图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郭德纲弟子打人事件引发连锁反应,昨天当事人李鹤彪(原名李国勇)被拘留,今晨何云伟、李菁宣布退出德云社,德云相声联盟中的挚友相声社也选择退出,郭德纲及其带领的德云社,陷入了一场由自身引发的“大地震”中。

  郭德纲弟子李鹤彪打人事件昨日有了最新进展,记者从市公安局获悉,涉嫌殴打他人的李鹤彪被北京警方予以行政拘留7日,并处200元罚款的处罚。

  据警方介绍,2010年8月1日16时许,李国勇(男、31岁、北京德云社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演员,艺名李鹤彪)在经济技术开发区赢海庄园小区一住宅处,因北京电视台《每日文娱播报》栏目组采访拍摄一事,与该栏目组工作人员周广甫发生冲突。后李国勇对周殴打致伤。

  经济技术开发区公安分局接报后,经连续工作,查实以上情况。周广甫的伤情经司法鉴定为轻微伤。

  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相关规定,8月5日,经济技术开发区公安分局对涉嫌殴打他人的李国勇予以行政拘留7日,并处200元罚款的处罚。

  北京德云社副总经理、郭德纲经纪人王海表示,李鹤彪确实已被拘留,德云社服从公安机关的处理。

  据王海介绍,早在8月1日打人事件发生后及第二天,警方就曾传唤过李鹤彪,对他进行备案并留下了联系方式。

  昨天下午,警方直接找到了当事人李鹤彪,当时并没有通知德云社。“应该是和解不成才被拘留的吧,具体法律怎么规定的,还是得问公安机关。”王海说。

  原定于8月8日的李鹤彪专场演出,如今看已然泡汤。对此,王海称如果李鹤彪演不了,肯定得换人,只是人选尚未确定。

  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规定,被处罚人不服行政拘留处罚决定,申请行政复议、提起行政诉讼的,可以向公安机关提出暂缓执行行政拘留的申请。

  公安机关认为暂缓执行行政拘留不致发生社会危险的,由被处罚人或者其近亲属提出担保人,或者按每日行政拘留二百元的标准交纳保证金,行政拘留的处罚决定暂缓执行。

  今日凌晨,德云社的成员何云伟和李菁几乎在同一时间在各自博客上发表相同声明,宣布二人已正式退出德云社。

  该声明中写道:“因近日来,频繁接到各界媒体采访的要求,在此我们二人做统一回应。首先宣布:我们二人已正式退出北京德云社。有关德云社的任何问题,近日我们将召开新闻发布会,恳请广大媒体朋友理解。”

  此外,他们还表示,做出“退社”的选择并非轻率之举,“德云社对我们的成长曾有过很大的帮助,从初创时期的举步维艰,到现在的如日中天,离开德云社这个决定是经过我们深思熟虑的。”

  网友对于他们的此举大多还是表示吃惊。“合久必分,好合好散。”网友大条君说。

  另一匿名网友则质疑:“选择这个时候把后背抛给朋友,抛给这么多年打拼的家人不太合适吧?”

  2009年3月,由郭德纲提议,北京德云社发起了“德云相声联盟”,目前已加入进来的相声团体有北京挚友相声社、艺馨相声社和武汉天乐社。其中北京艺馨相声社正式归入德云社管理。

  对于最近闹得沸沸扬扬的“德云门”,今天上午记者在采访北京挚友相声社相关人员时,对方“放言”,其实事情远不止这么简单,接下来还会有其他连锁反应,对德云社造成大震荡,但具体情况不便透露。

  上午10时许,记者再次接到电话,“掌柜”张伯馨和搭档王自健明确表示,他们已经退出德云相声联盟。

  “倒不是因为打人的事。”王自健说,其实在8月3日,他们就和郭德纲、栾云平等人在三里屯的“郭家菜”商量过此事。当时,郭德纲提出挚友相声社经常要到几个场地赶场演出,影响了演出质量,希望他们能暂时退出进行整顿,之后再加入。

  当时挚友相声社看中湖广会馆的场地,但由于德云社也有意将场地全包下来,他们只能加入联盟,以便能在湖广会馆演出。

  据了解,在退出德云社后,张伯馨、王自健将带领旗下20余名相声演员另起炉灶。文/记者冯祎

  昨晚7时许,北京警方在其“平安北京”微博和博客上也发布了李鹤彪被拘留的消息。

  德云社名片:德云社是中国的一个相声社团,全称北京德云社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由郭德纲等成立于1995年,打出的旗号是“让相声回归剧场”,做“真正的相声”。

  8月1日下午4时许,北京电视台《每日文娱播报》栏目组前往郭德纲位于经济技术开发区赢海庄园小区一住宅处采访拍摄时,李鹤彪与该栏目组工作人员周广甫发生冲突,后李鹤彪对周广甫殴打致伤。

  8月2日,《每日文娱播报》栏目组举行了此事件的说明会,被打记者周广甫讲述了被打全过程,栏目组方面称保留一切法律权利。

  当事的另一方、北京德云社也在8月3日下午召开打人事件说明会,李鹤彪向被打记者周广甫鞠躬致歉,并表示自己当时是一时冲动,愿意承担周广甫的一切医疗费用。

  但德云社经理王海就《每日文娱播报》栏目组索赔5万元赔偿费、记者擅自闯入偷拍和对所拍视频进行过剪辑处理等提出了三点质疑。

  8月4日凌晨,一直未对徒弟打人事件正面予以回应的郭德纲扔下重磅炸弹,发表了《有药也不给你吃》的博客,用5000余字力挺徒弟。

  昨日,郭德纲弟子李鹤彪因殴打记者,被北京警方行政拘留7天。今日凌晨,德云社创始人、郭德纲师弟李菁与搭档、郭德纲徒弟何云伟双双宣布,正式退出德云社。

  作为名动京城的文化企业,德云社成员之间多为师徒、师兄弟甚至结义父子关系,采用大家族式管理方式。这种方式在德云社创办前期,确实起到了聚拢人心的作用,但在企业日渐壮大之后,其弊端也逐日显现。

  李鹤彪因殴打记者直至昨日被拘留,数日内曝光率激增,但无论公众还是媒体,对这个人的了解均仅限于8月1日打人事件发生以后。

  如今,德云社人人面对媒体时均颇为小心,对李鹤彪更是三缄其口。记者多方打探,仅勾勒出一个李鹤彪的轮廓。

  李鹤彪,原名李国勇,山东德州人,年近30才投入德云社,拜在郭德纲门下学习相声已有四五年之久。知情人透露,李鹤彪从小喜欢相声,但家人都是普通百姓,从师无门,他直到20多岁才来到北京“寻梦”。在这个过程中,李鹤彪还当过厨师,有过一段比较艰辛的生活。

  据说,郭德纲收下李鹤彪,也是因为看中他勤学肯学,是真心实意爱相声,不是想指着德云社出名。在熟人的眼中,李鹤彪为人憨厚,脑筋“比较直”,做事又很认真,所以深得郭德纲信任。

  由于住在郭德纲家中,除了学相声,李鹤彪还帮助郭家打理家政方面的工作,如做饭、开车等事务,因此德云社和他最熟的应该是郭德纲的保镖。在李鹤彪眼里,郭德纲对其亲如一家人,早已把郭家的事当成了自己的事。

  德云社的“江湖”气,早已不是新闻。这个著名的相声团体,采取的主要就是中国传统戏班色彩的家族式管理模式。“我们既是公司经营,又是家族企业,”郭德纲接受采访时曾表示,对于相声这门传统民间艺术而言,这是一种很科学的管理方法。

  除了总经理钟朝晖与副总经理、经纪人王海这两位多年老友外,其他成员几乎都是郭德纲的师兄弟、徒弟,陶云圣(京剧神童陶阳)、于云霆(于谦之子于司洋)等不少弟子还被郭德纲收为了义子。从剧场管理,到餐厅、服装店经营,均由这些郭德纲最亲近的人来打理。

  值得一提的是,德云社的董事长是郭德纲的妻子王惠,掌管财政大权,老郭不止一次表示,自己是给妻子打工。

  德云社的创始人之一张文顺先生去世前,曾临终托孤郭德纲,让其帮忙照顾女儿一家。

  郭德纲做到了。他不仅将张文顺唯一的外孙宁云祥收为弟子,还请张文顺的女儿张德燕担任剧场部经理,女婿则担任郭家菜的经理。张文顺弟子张德武多次告诉记者,郭德纲对老友绝对做到了仁至义尽。

  通过近日的新闻事件,郭德纲的弟子与郭德纲的关系进一步形象地展现在大众面前。原来,为了方便“口传心授”,郭德纲还把很多弟子、尤其是年青一代弟子接到家中管吃管住,朱云峰(烧饼)、李鹤彪等均是郭家的常客。以至于有些不明就里的人,误以为他们真是郭德纲的家属。

  这种家族式管理模式的确起到了笼络人心的作用。在徐德亮、王文林乃至今天何云伟、李菁离开之前,德云社真的像郭德纲描述的那样,凭借一环套一环的人际关系,一家人在一起红火地过着小日子,从一个仅有数人的松散的相声社团,发展成了如今跨曲艺、影视、服装、餐饮多领域的实力雄厚的文化企业。

  但是,随着德云社这块蛋糕越做越大,家族式管理的弊端也逐渐显露出来。郭德纲自己也曾表示过,他们这个团体的缺点就是,“外人”不容易被认可。

  “艺术圈最主要的一条就是,你比我强,我才能听你的。”郭德纲的意思很简单,德云社谁是老大,不言而喻。

  徐德亮、王文林据说是因为“钱”离开德云社,李菁和何云伟肯定不存在“钱”的问题。尽管当事人不说,但公众可以理解,这些人的离开除了各不相同的直接诱因外,还有一个共同的深层次原因——郭德纲的态度。

  有圈内人透露,李菁、何云伟与郭德纲貌合神离早已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前面两位的事业重心已经转向了电视主持,而郭德纲需要他们更多地回归相声剧场。

  如果是一般的文化经纪公司,双方肯定有明确的合约,该演出就得演出,没什么可商量的。但德云社“家族式”管理就麻烦了,因为大家多是口头承诺,靠交情说话。

  当然,李、何离开的真正原因还有待证实,但毫无疑问,德云社的管理模式为他们的离开埋下了隐患。

本文链接:http://petesherbs.com/dilitu/893.html